EN [退出]
讲故事儿童睡前故事>中国新闻

_封丘政府支持被停化工厂复工续:拆迁官员撤离

2017-11-19 18:18

今报记者 杨桐

昨日,本报“非常档案”以《官员偷偷让家属举报污染化工厂》为题,同《中国青年报》联合报道了封丘黄河化工污染事件,引起社会极大关注,百余家新闻网站转载了该事件的报道。当天上午,封丘县紧急召开常委会,随后,该县县长李晖带环保局长去北京。但居民称,黄河化工的甲醇生产并未停止。

封丘县一政府官员向记者透露,报道刊发的当天上午11点30分,封丘县紧急召开常委会,研究这一事件,会议一直持续到下午1点。目前,会议的确切内容尚无法获悉。

封丘县委书记薛国文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当天下午,县长李晖已紧急赶往北京。记者获悉,与李晖同行的还有该县环保局局长赵培栓及黄河化工的一负责人。

黄河化工周边的群众告诉记者,当天,进驻各村负责维稳、搬迁的政府官员已经撤离。有群众说,黄河化工生产甲醇的烟囱仍在排放废气。而黄河化工排向郭场村的废水潭越来越大。前天废水潭与北边麦田尚有两三米距离,昨日臭水已开始漫进麦田,发黄枯萎的小麦面积进一步扩大。

事件回放:新乡封丘一化工厂致严重污染 官员让家属偷偷举报

一封按有900多个红手印的举报信出现在记者案头,希望本报能够对封丘县城居民的生存状况予以关注。

地处黄河北岸的新乡封丘县城,居民区中有一家名为新乡市黄河化工有限公司(下称黄河化工)的化工企业,在非法生产甲醇的过程中产生了严重的噪音和粉尘污染。该企业还被举报将废水废液偷偷从暗道经十支渠直接排入黄河。

省、市诸多政府部门多次对该企业下达停产令,黄河化工的违法建设却屡屡“起死回生”,而且被列为政府的重点项目。

封丘县委、县政府刚刚成立一个领导小组,除县委书记外,18名县级党政干部开始为这样一个企业协调处理问题。

今报记者 杨桐/文

官员:高规格领导小组“防止老百姓告状”

5月7日,一份文件号为封文[2010]42号的红头文件被印制了180份,分别下发给封丘县委各部委、县直各机关和各乡镇,这份以县委、县政府名义发出的红头文件,名称是《关于调整协调处理新乡市黄河化工有限公司问题领导小组的通知》。

从文件不难看出,除县委书记薛国文外,县委、县政府的另外18名领导全部是领导小组的成员。县长李晖任组长,副组长是县委副书记陈军。其中,县委常委6名。下设周边稳定工作组、维稳应急处置组、企业服务组、企业安全生产工作组、企业项目建设服务组和搬迁工作组等8个工作组。

封丘县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说,领导小组成立的真实用意,其实并不在于协调处理问题,而是“防止老百姓告状”。

记者5月10日晚8时53分拨打封丘县县长李晖的手机,除第一通电话未接通外,第二通与第三通电话均被李晖直接挂断,未能问明该领导小组的成立意图。

5月7日,记者来到封丘县城关镇北街村。黄河化工和北街村中间是一条水泥路,路边有不少草木已经枯死。记者不时感到有细尘如雨点般飘落在脸上。而一位村民的小轿车上,这样白白的灰尘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用指甲抠,还会发出“咔吧咔吧”的刺耳响声。

这个时候,化工厂一个高炉正对着天空排放废气。

而化工厂西侧的郭场村,一潭五六十平方米的污水碧绿而腥臭。这里和黄河化工的厂区间有一条人工开挖的小沟,工业废水从小沟流到了这里。

郭场村的村民说,原来这里一点水都没有,最近几天晚上,都会有黄色大罐车来这里倒污水。黄河化工一职工透露,有时候生产出的甲醇浓度太低,客户不满意,就用黄色大罐车拉到这里倒掉。

记者在化工厂周边两公里内选取了三个村庄采取水样,从深达20至49米不等的3口水井中取了3份地下水样进行烧煮,水开之后,水面上浮起一层透明油状薄膜,每个水样都有异味,酸涩得难以下咽,把水倒掉后,碗底凝结出了一层白色粉状物……

化工厂多次被列入省政府污染黑名单

黄河化工的前身,即为始建于上世纪70年代的封丘县化肥厂,属于地方国营企业。化肥厂红火的上世纪80年代,封丘县委曾在该厂大门口竖起一块“造福封丘”的牌匾。

有媒体报道说,1998年,封丘化肥厂宣布破产。2003年,时任封丘县委书记李荫奎上台,许多企业老板都表示愿意收购化肥厂。但李荫奎最终与武陟县腾飞煤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黄金慈签订协议,以300万元的价格将化肥厂1亿多元的净资产及土地出让给黄金慈,并且300万元还是分三年付清。

一位1971年就进入化肥厂上班的老职工告诉记者,黄金慈接手化肥厂后“不到一年就开始用老厂区的设备,一边生产尿素一边偷偷生产甲醇”。彼时,甲醇的价格是每吨4800元,而尿素的价格是每吨1400元。

事实上,正是在黄金慈接手后,黄河化工开始成为河南省环保厅要求重点监控的排污企业之一,且成为黄河下游市地领导前来“兴师问罪”的主厂家之一。

2004年,在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豫政办〔2004〕54号文件中,黄河化工被当年的“环保专项行动”列为14家必须“停产整顿、停产治理、限期治理企业”中的一家。

2005年,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豫政办[2005]38号文件,黄河化工再次被列入黑名单,被要求“实现全厂废水稳定达标排放,否则停产治理”。

2006年年底,黄河化工占地320亩的新厂区已经和老厂区连成一片。

新厂区内,10个直径21米的圆柱体大罐拔地而起。

省市禁令高悬,化工厂依然成重点项目

2008年1月9日,新乡市政府下发新政办【2008】1号文件,公布2008年新乡市第一批重点建设项目名单,黄河化工的氨醇改造项目在全市168个重点项目中名列第48位。

有业内人士指出,氨醇生产线主要用于生产甲醇。这时,外界才第一次知道,黄河化工10个巨型罐原来是准备用来装甲醇的。

仅仅过了5天,2008年的1月14日,新乡市政府下发新政办【2008】2号文件,这份《关于进一步加强全市建设项目环境管理的通知》说:“新乡市黄河化工有限公司擅自违法建设氨醇生产线,其造气工艺采用省产业政策禁止使用的固定床间歇制气工艺。为此,省环保厅要求我市必须尽快拆除违法建设的、不符合国家和省产业政策的生产装备,否则将再次对我市采取区域限批的严厉制裁措施。责成封丘县人民政府督促新乡市黄河化工有限公司立即停止擅自违法进行的氨醇生产线扩建工作,对违法扩建部分实行断电断水。”

让人疑惑的是,一个月之后的2月19日,封丘县政府在该县十二届人大三次会议的政府报告中称,黄河化工25万吨氨醇改造项目即将试车投产,这一项目排在该县十大重点推进项目的第一位。

是年4月,就在省市相关部门发出叫停通知的情况下,黄河化工开始试车生产甲醇了。

居民流泪举报,化工厂被责令停产

生活在黄河化工周边的数以万计的居民永远难以忘记那个夏天:黄河化工试车时,机器发出的轰鸣巨响把周边一公里内所有居民家的窗户震得啪啪直响,即便是一公里外的检察院、财政局、城建局和土地局的新办公大楼内,工作人员都无法听清对面来人说话的声音。

此时,高三和初三的学生正在备考,24小时不间断的噪音让他们感到心烦意乱,年龄更小的学生回家后就要在耳朵上塞上棉花团,很多家庭重新安装了双层玻璃。

人们的喉咙开始发痒,肺炎和上呼吸道感染者越来越多。而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让人们感到了恐惧,黄河化工一个职工的老婆在怀孕四五个月后发现肚子里的孩子不再发育,最终流产。此后周边的不孕不育和流产者不断增加。

居民代表逐级向封丘县、新乡市和河南省的环保、信访部门举报。省市环保部门来到封丘进行检查,为环保部门领路的一位居民代表被化工厂的人员打伤,因此,数百居民推倒了化工厂的围墙,并将大门上“造福封丘”四个大字捣毁。

当年10月,封丘县的居民代表三上北京去当时的国家环保总局举报。第一次6人,第二次5人,第三次达到了46人,其中多数为60岁以上的老人,在讲述自己的遭遇时,一些老人泪流满面,屈膝跪在了接待人员的面前。

这一事件随即得到重视。2008年12月,黄河化工被责令停止违法生产。2009年2月,当初将封丘县化肥厂低价出售的封丘县委书记李荫奎落马,被查出受贿780万元,贪污8.4万元,收受礼金553.7万元。之后,黄河化工的法人代表黄金慈被罢免省、市、县人大代表资格。

居民举报又现污染,环保局长称未发现问题

在停产1年3个月之后,今年3月初,黄河化工又悄悄开始生产甲醇了,以前困扰居民的污染问题卷土重来。

此前一直代表居民向省、市、县举报的73岁退休职工王振告诉记者,黄河化工的甲醇生产死灰复燃前,封丘县政府部门曾召集周边村子的党员干部征求复工意见,大家的意见比较一致,说黄河化工可以生产尿素,但不能再生产甲醇。这种说法得到了众多与会者的确认。

黄河化工被举报将废水废液偷偷从暗道直接排入十支渠,十支渠是直接流向黄河的天然渠,其对下游长垣、滑县和濮阳的危害显而易见,而封丘县的城建和环保部门亦发现,黄河化工的废水废液还排入城市污水处理管网中。

黄河化工一内部人士说,现在厂区内还“跟闹地震似的,说话根本听不清,得靠手势”。

4月16日,居民代表再次找河南省环保厅举报,并向河南省环保厅厅长李庆瑞递交了一封900余人联名的控告信。4月19日,河南省环保厅将该案转给新乡市环保局,要求“认真调查处理”。

4月30日,一媒体刊发了黄河化工严重污染的报道,该厂一位张姓负责人对记者的说法是“封丘这个厂一天能生产100多吨甲醇,1900多元一吨,不管送货”。本报记者调查期间,黄河化工一车间主任也证实,现在该厂每天甲醇的产量是六七十吨。

记者昨晚致电该县环保局局长赵培栓。赵培栓称,这几天,新乡市和封丘县的环保部门一直在黄河化工厂区检测,尚未发现有污染问题,其排放一直达标。此外,赵培栓还表示,至今他仍然没有看到记者所称的封丘县红头文件。可是,赵培栓作为企业服务组成员出现在这一红头文件名单中。

当地有官员让家属参与举报化工厂

即便是身处领导小组的官员,也未必对黄河化工全部支持,一些官员甚至偷偷让自己的家属参与举报行动。

在黄河化工的周边,除了普通的上班族,不乏一些在行政机关任职的公务员。一位政府官员说,在2008年9月民众开始举报之初,一些公务员的名字曾出现在签名名单中。之后这些人纷纷被单位领导和纪检部门叫去谈话,不敢再抛头露面,但有不少人让家属、子女偷偷和居民代表接触,并提供相应人员的联系方式。某局一位科级干部说,他的爱人因为被发现参与签名活动,自己被人恐吓“再让你老婆瞎跑就让纪委查你的账”。

有关此事,封丘官场形成壁垒鲜明的两大阵营,一方希望取缔,因为这危及包括官员在内的所有人的健康,另一方则支持生产甲醇,原因是扶持本地企业。一场居民和企业间的拉锯战,正开始影响封丘的官场平衡。

昨天,被拆得七零八落的郭场村已经进驻搬迁工作组,尽管对外公开的说法是开展新农村建设,但当地居民都坚信,这是逼迫居民向污染企业让路。

当前文章:http://m73jr.szielang.cn/roll/qc3z04.html

发布时间:2017-11-19 18:18

去韩国买什么划算  情商和智商哪个更重要  高中到哪个国家留学好  魏则西知乎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1.3  纳达尔吧  哪里可以看斗鱼第二部  隋末霸王杨玄感下载  济公1985年版全集土豆  天涯国际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封丘政府支持被停化工厂复工续:拆迁官员撤离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比较下饭的菜有哪些_男子世界排名伍兹高居榜首 梁文冲157国内最高